幻夢乂彩雪·小祖宗還沒來

開坑隨機,更新隨緣

【刀劍亂舞】為何嬸嬸很想死(3)

·日常篇試水
·越寫越歪,算了管他的我爽
人設是官方的,ooc是我的

~~~~

「家、家訪??!明天?!」長谷部驚訝地說。

「沒事沒事,就是找家長喝杯茶聊個天嘛。」審神者拿起盤子上的牡丹餅吃了起來,突然眼前一亮,「牡丹餅好吃!」

「哈哈,好吃就多吃點吧,廚房裡還有很多。」光忠笑了,又拿起一塊牡丹餅遞到長谷部面前,「來長谷部君,啊~~~~~」

長谷部把頭扭到一邊說道,「不要,拒絕牡丹餅。」

「可是杏子那傢伙去環遊世界啦!誰來跟老師見面?」審神者激動地說,「誰會把未成年的女兒丟給別人自己到處旅行啊!」

杏子,就是審神者的親生媽媽,前任審神者,本丸所有刀都是杏子召喚的,戰爭結束后便把本丸丟給同樣有靈力的女兒,自己去環遊世界。

「與時間溯行軍的戰鬥持續了也有十年了,那十年里杏子大人她每天都只能待在本丸里呢,現在戰爭結束了,她終於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了,我覺得挺好的啊。」長谷部說。

「喔。」

「好孩子乖乖,來吃牡丹餅。」

突然,審神者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為父聽到你們的對話了。」小烏丸進了房間,對著三人說道,「既然杏子那孩子無法與老師見面,那就讓為父來,何如?」

審神者立馬坐正點頭,小烏丸掩嘴一笑,說道:「甚好。來,給為父講一下明天的安排。」

審神者天不怕地不怕,就只怕她家的小祖宗,別問原因,你也會怕。

~~~~~~~~~~

---第二天早上---

「孩子,起來了。」光忠的聲音一大早就出現了在睡得跟豬一樣熟的審神者耳邊。

「今天不用上學呢,讓我再睡一會兒。」審神者把自己縮進被窩裡。

「是小烏丸大人讓我叫你起床的,他在大廳等著你呢。」光忠把被子掀起,穿著睡衣又披頭散髮的審神者暴露了在空氣中,她抱著她的寶貝枕頭又在光忠手裡搶回了被子。

「孩子。」小烏丸的聲音從門口傳來,「給為父起來!」

「明白!我現在就起來!」審神者知道自己在不起床就要被吊起來打屁屁了,她可不想跟獅子王一樣。

「父親大人我來了!」審神者用跟奧運一百米選手跑步的速度完成了洗漱換衣跑到小烏丸面前站著。
小烏丸看了她幾眼,便搖了搖頭,走到她身旁說道,「衣服太隨便了,頭髮太亂好,速速整理好再來!」
「了解!」

她衝了回去,很快又回來了。

小烏丸從頭開始審視著審神者,他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說道:「可以了孩子,坐下吧,女人家要注意儀容,為父說過很多遍了,妳有記住為父所說的話麼?」

「孩兒知錯。」審神者低下了頭。

當小烏丸想在說下去的時候,門鈴響起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

「你好,請問是十字淺華的家嗎?」站在門口的男人問來開門的長谷部。

「是的,不知你找大小姐有何要事?」長谷部問那個男人。

男人愣了愣,似乎有點驚訝剛才長谷部所說的【大小姐】三字。

「我是來家訪的,十字同學的班主任。」
「明白,請隨我來。」

長谷部把男人帶到會客室,對他說;「我去叫大小姐跟小烏丸大人過來,請在這裡稍等不要走開,這時間點大家都還在睡覺,不要打擾到他們。」

「好的。」男人回答道。

不一會兒,長谷部便帶著審神者和小烏丸來到了會客室,由於他今天還有工作,所以鞠了一躬后便離開了,審神者也乖乖坐在一邊旁聽。

「久等了,請問先生尊姓大名?」小烏丸率先開了口。

「我應先自報家門的,失禮了。我是真木廣志,是十字同學的班主任。」

「初次見面,吾名小烏丸,是這裡所有孩子的父親。」

「!!」真木似乎十分驚訝,想不到面前看上去像個孩子的人居然是所有人的父親。

「吾早已猜到汝的反應,不可以貌取人。」

「抱歉!抱歉!」似乎是發現了自己的失禮,真木連忙道歉。

「無妨,開始吧。」

「好的。請問十字同學平常在家的表現如何?」

「還可以。」

「最近有跟家人不和嗎?」

「沒有。」

「有失戀嗎?」

「這孩子沒談過戀愛。」

「成績有不理想過嗎?」

「沒有,吾對她可是十分嚴格的。」

「那她最近有不舒服嗎?」

「沒有。」

「有沉迷網路嗎?」

「沒有。」

「有跟朋友吵架嗎?」

「孩子,有嗎?」小烏丸望向了一旁吃瓜的審神者。

「沒有。」審神者回答道。

「那小時候有沒有留下心理陰影?」

「太多了數不過來。」審神者回答道,腦海中閃過一連串來自鶴丸的惡作劇。

「就是這個了!」真木大喊。

「蛤……?」

「十字同學妳一定是小時候留下了心理陰影才會說出這樣的話吧!?」

「老師你說什麼我聽不懂啦!」

「我是說,妳前幾天在學校大喊要去死啊!老師我很擔心妳啊!妳正值大好青春時期,可不能說死就死啊!而且妳在學校也沒什麼朋友,學會也不參加,又不喜歡跟同學一起玩,老師還以為妳被霸/凝了!」

「不會的。」小烏丸說話了,「我們從小就開始訓練她了,如果跟別人打起來了,會死人也說不定哦。」

「什麼?你們把她訓練成一打架就倒地不起?」

「老師你又誤會了,父親大人說的是別人,不是我。」審神者說道。

「那就更糟了!妳這可是慢慢走向不良啊!」

「……我還是不要說話了。」審神者說。
這誤會大了。

「真木老師,吾向汝保證,這孩子很好,沒什麼問題,請放心。」小烏丸說道。

「明白了,但我有一點十分在意,不知道應不應該問。」

「喔?說出來也無妨。」

「今天我以老師的身份來家訪,十字同學的母親卻沒出現,今天是假期,應該不用上班啊?」

「呵呵,問得好。她去環遊世界了。」

「你說你是十字同學的父親,如果母親去了環遊世界,你不會跟著去嗎?你的心不會痛嗎?你不怕她外遇嗎?」

「很好的問題。吾並不是這孩子的生父,只是個外人,吾看著她們母女長大成人,自稱父親只是因為年紀大而已。這孩子的生父早已不在了。」

「不在了?是什麼意思?」

「到此為止吧,知道得太多反而不好。」小烏丸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明白,今天打擾了。」真木識趣的停止發問。

「呼呼,慢走。孩子,送客。」

「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好。」

「老師,有時候無知是能救人一命的。」

「我知道,再見。」

「這是杏子的電郵,很在意的話就自己問她。」審神者把一張小紙條遞過去。

真木收下了字條,道了謝后便回頭走了。

~~~~~

一隻烏鴉飛到女人的肩膀上,女人輕笑道:「找到你了。」

審神者望向真木離去的身影,用微小到幾乎聽不見的音量說:「杏子,我知道妳在看著我們。」
她轉身進入屋子裡。
「嘛、誰知道呢。我連我的父親長什麼樣我也不知道呢。」


作者後記:我、我在寫什麼,不過算了,就先幫嬸嬸找爸爸吧,謝謝觀看。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