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夢乂彩雪·終於有鶴球

只是一条有梦想的咸鱼。

【刀劍亂舞】碎片(1)

·ooc
·考試前最後一發

~~~~~

「最近在公園里出現了個小孩子的幽靈耶!」
「我知道,有個醉漢再晚上經過公園時看到的那個粉色頭髮的小孩子對不對?」
「就是!聽說昨天小美去了那裡,她也看到了!而且那小孩眼裡發著紅光,走近小美身邊要她陪他呢!嚇得她趕緊跑回家,連頭都不敢回!」
「希望那個孩子能快點完成願望然後升天當個小天使。」
「不如我們今晚去看看?」
「不要!」
兩個女子高中生正談論者最近發生的靈異事件,一位穿著巫女服的巫女在旁邊聽著她們說話。

「主人,她們說的是我們的目標嗎?」紅髮男子不知何時出現了在巫女身後。
「正是,時之政府給了我一大筆錢,要我把那個小孩收掉,然後跟市民說那些人看到的只是幻覺而已,是他們自己眼花看錯了。」
「那個小孩……難道是……」
「沒錯,前任審神者所召喚的付喪神,你以前的同伴。」
「為什麼前任會讓妳接任審神者的工作?」
「因為我是最後一位與她血脈相連的親人。」
「前任根本就沒結過婚。」
「我有說過我是她的孩子?我是她弟弟的女兒,是她的姪女。」
「是喔,好吧。」
「真麻煩呢。今晚快點完事回家睡覺吧。」

入夜了。

粉髮的孩子在公園裡四處走動,像是在尋找著什麼東西般。

「這麼晚了還不回家嗎?」巫女的聲音出現在小孩子的身後。

小孩子緩緩轉過身來,眼裡閃著不尋常的紅光,他對著巫女說:
「請問你有看見我的主人嗎?她還沒來接我,是不是忘記我了?」
巫女伸出手,對著孩子說:
「跟我走吧,我帶你回家。」

當粉髮孩子伸出手時,他背後出現了一群怪物,巫女似乎早就知道他們會出現,輕笑道:
「這就是所謂的時間溯行軍?好醜。」巫女噗一聲笑了出來。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紅髮男子出現在巫女旁邊。
「知道了啦!」巫女收起了笑容「加州清光!」
紅髮男子手中出現了一把打刀,「消滅他們。」

名為加州清光的男子手持打刀衝向敵人,手起刀落,手起刀落,躲開敵人的攻擊並砍向其要害,不消一會兒,敵人便全數被消滅了。

巫女望向粉髮孩子,他眼睛裡的紅光已經消失,回復了原來的顏色,是美麗的雙色瞳。

巫女問孩子:
「你還記得你的名字嗎?」
孩子點了點頭,說道:
「我叫秋田藤四郎。」
巫女對著秋田說:
「聽著,前任審神者已死,我是新的審神者,你的新主人,我來帶你回去。」
秋田擦了擦眼角的淚,說道:
「如果我有翅膀的話,是不是就能飛到她的身邊了?」
巫女回答道:
「我不知道,但她要你們活下去,這是她最後的願望。」
秋田望向巫女,說道:
「嗯,我會好好活下去的!」

巫女念出咒語,秋田的面前出現了一把短刀,腳下出現了法陣。
「回復你原來的模樣-------秋田藤四郎!」

秋田拿起短刀,身上的衣服變成了黑色的軍裝,外面還有個小兜兜。

巫女向秋田伸出手,說道:
「來吧,我們回家。」
秋田也向巫女伸出了手,他們一起回到了本丸,他們的家。

~~~~~~

巫女在長長的名單上劃去秋田藤四郎的名字。

-------「還有48振。」

這也能輸。
我想靜靜

當爺爺遇上爺爺

【刀劍亂舞】嬸嬸今天不想死(4)

·日常篇
母親節換個標題
收下我的ooc
杏子登場!
聽說母親節快到了
明天歷史小測拿個小短文慶祝吧。

~~~~~~

星期五的大清早本應是安靜的,今天卻不一樣,莫名的吵鬧聲吵醒了審神者,來自生理期的痛與起床氣使她十分不爽。

她用力推開房門,大聲地喊:
「TMD大清早在那邊吵什麼吵!想被超度是不是?!」
一旁的光忠見道,便幫炸毛的審神者順毛,
「母親節快到了喔~」
「光忠麻麻你要我們幫你慶祝嗎?」
「不用。」

一把響亮的女聲從不遠處傳來,審神者回頭,發現許久不見的母親杏子就在她的身後,
「淺華~寶貝女兒~好久不見~」
杏子向審神者撲去,審神者反應不及,被杏子撲倒在地上,審神者驚訝地問:
「杏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真是的,說了多少遍!要叫媽媽~來叫一聲-----媽~媽」
「你做夢吧!」審神者一個手刀劈在杏子的後腦勺上,嫌棄地推開她,「起來!我還得去上學呢!今天星期五!明天才有空!」
「真冷淡呢淺華,我要跟小烏丸大人告狀!」
「別呀,會死人啊!」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說!」
「你今年多大了…………還要跟父上大人告狀……」
「年齡是女人的秘密~」
「滾!」
「橫著滾還是豎著滾?」
「隨便你!」

一旁的長谷部看了看時鐘,上前告訴審神者時間,讓她準備上學。
「大小姐,時間差不多了,該準備上學了。」
審神者點了點頭,轉身回房間拿書包去了。

審神者出門后,小烏丸出現在眾人面前,所有人都立正與他打招呼,
「小烏丸大人早上好!」
「早,孩子們。」
杏子也恭敬地行禮打招呼,
「父上大人早安,孩兒長未歸,實在抱歉。」
「無妨,汝開心就好,歡迎回家。」
「孩兒謝過父上大人。」
「嗯。走,跟為父聊聊,隨吾來。」

兩人走到會議室,以前是開軍議的地方,現在只是一個普通的大房間,裡面的東西依舊整齊,一塵不染。

偌大的房間只有他們一人一刃,安靜得連再小的聲音都聽得到。

小烏丸先開口問杏子:
「孩子,這幾年汝去哪裡旅遊了?」
杏子回答道:
「幾乎全世界都走了一趟。」
小烏丸掩嘴一笑,說:
「是麼,給為父說說?」
杏子也笑了,答道:
「樂意至極。」
杏子從包包裡拿出一張又一張的照片,放在桌子上。
「父上大人感覺如何?有趣嗎?」
「的確呢。」小烏丸指向了其中一張照片,照片上面是美得不分真假的極光,「這道光真美麗,叫什麼名字?」
「是極光,這是在南極拍的。」杏子回答道,她又似乎在回憶些什麼,又說道:「那個人曾經說過帶我去的地方。」
「汝還沒放棄過尋找他嗎?汝的未婚夫。」
「是的,雖然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我。」
「那事件後,他便失憶了,只忘記了吾等。」
「對,只忘記了我們,其他的都記得。」
「時間溯行軍,不可原諒。」
小烏丸見狀,改變了話題,說道:
「別說這些了孩子,母親節快到了,汝認為淺華會送汝什麼禮物?」
「禮物?我不知道呢,這些年來我都不在淺華身邊,沒有盡到一個母親的責任,她要送的話,也只會送給光忠吧,我只是個不及格的母親。」
「為父可不是這樣認為。」
「父親大人何出此言?」
小烏丸不禁擋住嘴巴一笑,說道:
「這可是一個小故事呢……」

~~~~~~~~

十字淺華十四歲生日那天-----------

「啊路基生日快樂!」眾刃齊聲歡呼。
「謝謝各位!我好開心哦!」她笑得十分燦爛。

光忠拿著一個蛋糕走過來,放在淺華面前說道:
「來許願吧。」
她雙手合十,向著蛋糕許願,
「希望快點見到媽媽。」
她滿懷期待地吹熄了蠟燭。
眾刃為她而大力鼓掌。

~~~~~~~~~~~~~~

杏子很驚訝,小烏丸說的是事實,審神者是愛著杏子的,只是她在杏子面前並沒有表現出來。

~~~~~~

下午,審神者放學回家了。眾刃出來迎接她。她從身後拿出一個小蛋糕,遞給了光忠,說道:
「母親節快樂!光忠麻麻。」
光忠大吃一驚,自家的小孩長大了,驚喜地抱住審神者說道:
「孩子!妳長大了!謝謝妳!我這些年來真是沒白養妳了!!!」
「我……我、不能呼、吸了……」
「歐歐,抱歉抱歉。」
「快吃吃看吧!我做了很久的。」
光忠吃了一口,眼前一亮,
「好吃!不過有點甜。」
審神者點了點頭,
「我覺得剛剛好。」
她又看了下光忠身後的刀子們,口水都流到地上了,她從袋子裡拿出個特大的蛋糕,
「大家進去一起吃吧!」
「好耶!!!!!」

小烏丸與杏子也出了房間到了客廳,看到了審神者與一群短刀協差一起吃蛋糕開心地玩耍著,不禁會心一笑。

短刀們發現了小烏丸和杏子,叫他們一起來吃蛋糕,
「呼呼,有點太甜了呢淺華。」小烏丸吃了一口,說道。
「是嗎?我也來一口。」杏子拿起了叉子,審神者卻一口叉起了她的蛋糕,吃了下去,
「沒你的份兒。」
「淺華好過分!」
審神者把頭扭到一邊,把一塊寫著【母親節快樂】的蛋糕拿了出來,說道:
「這才是妳的。」
她臉紅了,說道:
「母親節快樂,杏子。」

杏子給了審神者一個大大的擁抱,她很開心。
這個母親節,是她最快樂的日子。

嬸嬸:害羞死我了!杏子那傢伙居然大庭廣眾抱著我!我的形象啊!(不你的形象早就沒了)

喔對,最後杏子也送了禮物給光忠麻麻唷,是粉紅色的牡丹餅。

~~~~~~~~

作者後記:給偉大的母親一個大大的讚!記得跟媽媽說聲「我愛你!」

謝謝觀看!


安定出門了,清光送他出門
私心清安tag

【雙黑太中】中也生日賀文

這次是雙黑www用更文來證明我還愛著他們
中也生賀小短文
ooc請自備避雷針

~~~~

致中也小矮子 :

小矮子生日快樂,想不到我還有會有給你寫信的一天。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在十年前的今天,你進入了我的生命里,我討厭你,你也討厭我,我們卻成為了一生最有默契的搭檔,其他人都無法代替我們其中一個。

嘛,說真的,我當年一定是跳河跳多了腦子進水了才會愛上你,你這麼矮,脾氣又這麼暴躁,一點都不可愛,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愛你,我眼中全是你,沒有人能取代你,所以我用盡方法引起你的注意,想讓你看我一眼,呵呵,我真幼稚,聰明的我居然不知道你一直留意著我,真是失策。

好啦我很懶,我不想再寫信了,手都酸了,接下來就請我親口跟你說吧。

by

太宰治

~~~~~~~~

中原中也把信放下來,對著眼前人說道:
「所以,你要跟我說什麼?太宰治。」
太宰瞇眼一笑,說道:
「生日快樂。」
中也感到有點失望,
「就這樣?」
太宰笑道:
「還有呢。我愛你,我的小矮子。」

~~~~~~~~~

作者後記:雙更,感覺身體被掏空。謝謝觀看。

【刀劍亂舞】跟刀子精們出去遇到前男友

hhh這又是啥
感覺我最近特別勤快hh
ooc避雷針
not乙女向

~~~~~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中午,審神者拉著她的刀子精們到現世逛街採購,卻遇到前男友拖著他的現任女友在甜甜蜜蜜卿卿我我,這時,前男友注意到了嬸嬸,於是,第一次嘴炮大戰開始了。


前男友:哇妳好啊,那麼久不見,兒子都長那麼大了!

嬸:噢噢,你好啊,好久不見,別來無恙啊,那麼久沒見,女兒都長得這麼漂亮了啊。

前男友:妳前面這兩塊還是這麼平啊。

嬸:是啊,我眼前這位美麗的小姐一定是很寬容,很善良,很會包容你的,我都忘了你是個打shou qiang打太多導致陽wei的早xie男呢。

前男友:對啊,太平洋。

嬸:呵呵,光速俠。

前男友:我以前真是瞎了狗眼才看上你的。

嬸:不是你的錯,是我瞎了眼才會看上狗的。

【石切丸】

嬸:papa把你的御幣借我。

石:為什麼?

嬸:我要為世界清除不可回收的廢物。

石:(遞)

嬸:(直接砸在前男友臉上然後霸氣轉身走人)

~~~~

【青江】

嬸:(在青江耳邊低語,兩人露出友善微笑)

青:(揭開右眼的頭髮)出來吧!就決定是妳了!女鬼姐姐!

女鬼姐姐:有人看見我的孩子嗎?

青、嬸:(指前男友)他把你的孩子藏起來了。

女鬼姐姐:(衝向前男友露出猙獰的表情)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前男友:(害怕得拉著女友跑了)有鬼啊!

兩人:計劃通。

~~~~~

【沖田組】

嬸:清光,(指前男友)他說你不可愛。

清:什麼!!!(拿出本體)老子TM全世界最可愛!

安:別生氣啦,他說的是事實。

嬸:可他剛剛又說沖田君不夠他帥。

安:TMD!沖田君是全世界最帥的!首落死吧!

清、安:(二刀開眼)去死吧!

前男友:我不就嗆了她幾句嘛!需要拿刀砍人嗎!

嬸:(看戲)

~~~~~

嬸:呵呵,嫩。

~~~~~

作者後記:這次又是什麼鬼東西,我敢保證這絕對沒有下一集。

【刀劍亂舞】我跟xxx掉進海里你會先救誰

又來了這次是隨意cp

~~~~~~~~~

【清安】

安:清光清光~

清:(在塗指甲油)……?

安:如果我跟啊路基一起掉進海里快要死了你會先救誰?

清:(毫不猶豫)啊路基。

安:什麼?為什麼你不先救我!

清:我要把啊路基救上岸,然後跳進去跟你一起死。

安:(臉紅)

啊路基:我覺得我會吃狗糧吃到撐死。

~~~

【兼堀】

堀:兼桑,如果我跟啊路基掉進海里你會先救誰?

兼:你!

堀:為什麼?兼桑,你不能因為我而放棄主人!

兼:她會游泳,根本不用我救啊!

堀:說的也是。

兼:就算啊路基不會游泳,我也會先救你。

堀:為什麼?

兼:因為我愛你。

堀:(臉紅心跳)

啊路基:你們就這樣對我,好傷心。

~~~~~~

【石青】

青:石切丸大人~~

石:怎麼了?

青:如果我跟啊路基一起掉進海里,你會先救誰?

石:…………

青:說啊。

石:…………

青:快說啊,你還愛不愛我。

石:我愛你。

青:那救我吧。

石:我怕是救不了了。

青:為什麼?你不愛我了嗎?

石:不是。

青:那為什麼?

石:我怕我來救你時,你已經、已經死了。

青:也是呢,就你那機動。

石:但我愛你。

青:嗯,我也愛你。

啊路基:拒絕狗糧。

~~~~~~~

【鶴一期】

鶴:一期一期~

17:?

鶴:如果我跟啊路基一起掉進海里你會先救誰?

17:(思考了一會兒)……你真的要聽?

鶴:快說快說~

17:我會去找一塊大石頭。

鶴:找石頭幹嘛,你不是要救我們嗎?

17:我不會救你們。

鶴:為什麼啊?你不愛我了嗎?你這個負心漢!

17:對,我不要你了,沒了你清淨多了。

鶴:那……你要石頭幹嘛?

17:打死要救你們的人。

鶴:………………

啊路基:我還是自己游上岸吧。

作者後記:這行只是用來撐字數的。謝謝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