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夢乂彩雪·肝消人散

開坑隨機,更新隨緣

【刀劍亂舞】沙雕小短文

“啊路基!不好啦!出刃命啦!”
審神者房間的門被近侍大和守安定用力打開,發出了巨響,睡夢中的審神者被嚇到醒過來。
“出什麼事了安定?”審神者頂著一頭亂毛問道。
“石切丸大人被、被數珠丸大人打成重傷了!”安定一邊拉起審神者,一邊說道。
“你說什麼!!!!!?我的資源!我的玉鋼!”
審神者彈起身,奔往手入室。

手入室內有為重傷的石切丸祈禱的太郎,旁觀的青江蜂須賀歌仙宗三,還有攔住數珠丸的山伏螢丸次郎和岩融。

“誰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我的資源啊……只剩下一千個玉鋼我拿什麼鍛小烏丸!!!!?”審神者已接近崩潰的邊緣,在地上打滾,吃瓜群眾們識趣的一個個離開手入室,剩下幾位知情刃。

“說吧。從實招來,免你們一天內番。”審神者冷靜下來,坐在地上說。

“是這樣的,”身為近侍的安定先說話了,“昨天剛來的數珠丸大人今早碰見了石切丸大人與笑面桑抱在一起,然後就……就把石切丸大人吊起來打一頓了。”

“吊起來打了多久才會重傷啊?石切丸早就滿級啦?而且數珠丸昨天半夜才來的,才lv1啊!”

“不是打成重傷的。”安定身旁的清光也說話了。

“????!”

“是繩子斷了,摔下來摔成重傷的。”

“…………在哪裡摔下來才會重傷……”

“屋頂。”一直沒說話的數珠丸說話了,“他誘拐並對我可愛的青江毛手毛腳,我絕對不允許青江跟這傻大個交往!”

“所以你就把他吊起來打?!”

“如果這是你弟弟,你會不會?”

審神者腦海中浮現出自家弟弟可愛的容貌,纖細又嬌小,楚楚可憐的小人兒,有一天蹦出了個傻大個搶走了可愛的弟弟,還當著自己面前對弟弟做出猥//瑣的行為…………

“不!我絕對不允許!我不會把我可愛的弟弟讓給任何人!!!”審神者大喊道。

謎之聲:所以我說石切丸和青江呢?

審神者:對哦,他們人呢?

審神者往石切丸的方向看,病床上空無一人,只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阿魯基,我們要去私奔了,在我們回來前請幫我們說服恆次♡by笑面青江】

審神者:mmp。

作者後記:別問我,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寫了什麼沙雕玩意兒。雖然石青沒什麼互動但還是打tag吧。


【刀劍亂舞】要知道堀哥是你大佬

·暑假放飛自我之作
·小短文

所以ooc是必須的

~~~~~~

我與gay蜜放學後一起回家,在路口那邊看到了堀哥被一群小混混圍住了。

我們一個弱女子一個弱基佬可不敢過去,而兼桑今天剛好被老師罰留在學校打掃,我們馬上衝回去學校找堀哥他弟山姥切被被,哦對還有兼桑。

我跟gay蜜分開找,我找了半天(其實只有十分鐘)才找到被被,因為他的被被與牆壁融為一體,所以我一開始經過了他也沒發現,而gay蜜把學校都翻了一遍也沒找到兼桑,沒辦法只好讓被被幫忙救堀哥了。

但是被被說我們不去幫堀哥也沒關係,我們頓時被被被嚇呆了,就堀哥這小身板撐得住嗎?

被被見到我們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就讓我們帶路去找堀哥,我們馬上把他扛了起來,無視了他的掙扎,用最快的跑了出去,往堀哥所在的方向進發!

到達現場,我們只看見堀哥把腳踩在小混混的頭上,惡狠狠地看著地上一群被他打趴的小混混,堀哥轉頭來看我們,我們還在維持扛著被被的姿勢,被被還在掙扎,然後堀哥笑得一臉和善,往我們的方向走來,說要跟我們進行友善的交流……

不!堀哥!冷靜!聽我們解釋!

我們真的沒有欺負你弟!!!!!!!

被被救命!!!!!

兼桑救命!!!!!!

麻麻救命!!!!!!!!!!

堀哥饒命!!!!!!!!!!!!!




【刀劍亂舞】要犯.罪也是要看對象的

·ooc關心你

·作者磕了藥

·有點重口味請注意

·好孩子不要學


~~~~~~~~


放暑假了,嬸嬸給他家的刀子們到現世到處玩,但是遇上一點麻煩,我們就來看看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吧。(沒錯這是廢話)



【粟田口】


陽光是多麼的燦爛,小叔叔跟弟弟們的笑容是多麼的可愛,刃生是多麼的美好,如果忽略掉那個被五花大綁的中年男人的話。

一期看過去,弟弟們正在跟他玩.....正確來說,是中年男人被藤四郎們當成蟑螂般玩弄,為何這位仁兄會落得如此下場?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半小時前------

粟田口的兩位家長坐在人工草地上,享受著怡人的風景,看著小短褲們揮灑著青春(?的汗水,感受著大自然的美麗。

小狐狸問:兩位覺得現世好玩嗎?

鳴狐點了點頭。

一期回答道:十分有趣。


突然,五虎退的哭聲傳來,他們趕緊去查看發生了什麼,跑得比較快的鳴狐很快就到達現場,發現秋田和厚正在安慰哭泣的五虎退,還有被藥研壓在地上掙扎的男人,亂上前用不長的高跟鞋鞋跟狠狠地踩了上去男人的背上,男人慘叫一聲後便沒有在掙扎了。(看著也覺得痛)

一期到達現場後,鯰尾和骨喰便給一期和鳴狐講述了來龍去脈------那男人是個露/體狂,最愛嚇唬小孩子,剛好看到小短刀們在玩耍,然後就去嚇他們,膽小的五虎退被嚇哭了,看到弟弟被嚇哭的厚一腳踢到男人的下體,男人慘叫一聲後倒在地上,然後被藥研用麻繩綁了起來。

一期聽後,眼神逐漸友善,決定給男人一個難忘的回憶------秘技·粟田口式精神虐待


(這裡可能有點重口味,觀看前請三思)

其一·關門落閘放老虎

-就是讓退退的老虎咬他(不是放狗嗎)

其二·高跟鞋按摩

-就是讓小亂穿著高跟鞋踩他

其三·花粉攻擊

-把花塞到他鼻子前讓他瘋狂打噴嚏(如果他沒花粉症呢)

其四·老子有錢你沒有

-就是讓博多把一疊疊的鈔票拿出來遞到男人面前晃,然後給後藤扇風“想要嗎,不給你。”(可能他錢也很多)

其五·話癆狐狸煩死你之術

-就是讓小狐狸在他耳邊不停講廢話

其六·想吃嗎,不給你

-就是讓包丁在他面前吃點心,等他肚子餓了就把點心換成便當在他面前繼續吃

其七·刀柄都要穿進去了

-就是讓藥研拿本體對準男人的小dd,假裝要割掉它

其八·猜猜我是誰

-叫他猜面前的是平野還是前田,猜錯了就用馬克筆在他臉上畫烏龜

其九·巴啦啦能量!大變身

-幫他畫個有freestyle妝

其十·讓馬/糞飛一會

-讓鯰尾把馬/糞倒在他臉上

最後全/裸掛在樹上示眾

(作者你是不是又嗑藥了)

是的。


嬸嬸:一期你可以在狠一點沒關係,出事了老夫來扛。


今天也是個好天氣呢。

~~~~

作者後記:六月二十幾號就考完試了,最近都沒更文是因為卡文了,需要點時間再想,此腦洞由親友提供,先向她表示感謝_(:з」∠)_不然我都不知道要寫什麼好

下一篇要寫虎徹家還是三條家好呢_(:з」∠)_

感謝您的觀看❤


-END-


【刀劍亂舞】碎片(2)

·ooc

~~~~~

「你聽說了嗎?學校禮堂裡的幽靈。」
「有!有!聽說校長也看到了!」
「校長好像請了好幾個驅魔師來學校趕走祂,結果都失敗了耶!」
「真可怕!」
「今晚去看看?」
「你去,我不去。」

x高中的學生都談論著最近學校發生的靈異事件。

~校長室內~

「就是這樣的,你開個價,請您幫幫忙!」校長將他那天的經歷都說了出來。
「可以啊。」巫女在校長面前攤開手掌。
「五十萬?!暫時拿不出來……」校長驚訝地說。
「只要五塊錢,不成功不收費。」

~~~
「所以您就答應了?」加州清光說。
「主君要帶我出去嗎?」秋田藤四郎說。
「當然的啦,我一個人的話會直接把那個孩子驅散的,到時候往哪裡找?」巫女回答道。
「這次是誰呢?」清光問。
「藤四郎。」巫女說,「你們自己猜。」
「藤四郎,不就是秋田的兄弟嗎?」清光說。
「好耶!有兄弟來陪我了!」秋田歡呼道。

~~~晚上~~~~

學校禮堂中出現了一個穿著軍裝短裙的孩子,他隨著夜色起舞,金色的長髮在空中飄揚,中性的外貌令人分不清男女,審神者看著他,陷入了沉思,不一會兒又回過神來,走到了他的面前。

「你在這裡做什麼呢?」巫女問。
「主公喜歡看我跳舞,如果我在這麼大的地方跳舞,她一定會來看的。」他說。
「很好的想法,所以我現在替她來接你了。」
「主公呢?」
「死了,不久前。」

孩子不可置信地看著巫女,激動得一時說不出話來。與此同時,孩子的身後再次出現了【時間溯行軍】,它們這次跟上次的不太一樣,看上去是更為棘手的敵人,巫女收起輕浮的笑容,換上認真的表情。

孩子的身體逐漸變得透明,最後成了一團光球。

敵軍握緊武器,擺出準備好戰鬥的姿勢,隨時都可以進攻的樣子。

巫女身後的加州清光和秋田藤四郎也準備戰鬥,正等待巫女的命令。

「加州清光!秋田藤四郎!」
在巫女一聲令下,加州和秋田的手中出現了自己的本體。
「把他們全部殺掉。」巫女冷冷地說。

兩刃收到命令,衝向敵人,在漆黑一片的室内鋒刃相交,刀刃相碰的聲音格外刺耳。

差不多將眼前的敵人消滅時,敵人像是吃了禁藥般變強了許多,力氣變得越來越大,用力量壓制著兩刃,兩刃陷入了困境。
敵軍中有一把大太刀,它上來就是往秋田一刀砍下去,秋田往後一跳,躲避了攻擊,加州對準了大太刀的心臟,狠狠地直插進去。

最難對付的大太刀已經被消滅,但依舊不能放下警戒。

就在兩刃都在對付剩餘的敵人時,一把短刀出現在巫女的背後要偷襲她,兩刃還在戰鬥中,沒有發現,當秋田看到敵人出現在巫女身後時,他離巫女有一段距離,就算跑過去也來不及救巫女了,只能大喊提醒巫女小心身後,不遠處的加州也注意到了,馬上趕往巫女的方向,秋田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敵人,打算與加州一同趕到她身邊。

就在敵人的刀刃要碰到巫女後頸的瞬間,巫女低頭避過了攻擊,然後從虛空中抽出一把打刀,一刀下去砍掉了敵人的頭,解決敵人後,便將打刀放回虛空中。

敵人已被全數消滅,巫女走向了那團縮在角落的光球,它的身體正慢慢地長出來。

巫女問孩子:
「你的名字?」
孩子回答道:
「亂藤四郎。」
巫女將手伸向亂藤四郎,說道:
「亂藤四郎,前任審神者已死,由我來代替她的職位,守護她想守護的東西,你願意來追隨我嗎?」
孩子握著巫女的手,說道:
「我願意,如果能守護主公想要守護的東西,請讓我跟隨您。」

巫女輕輕一笑,唸起咒語,亂浮起在空中,他的腳下出現了法陣,衣服也開始出現變化-------他的裙子多了粉紅色的花邊還有蝴蝶結,比剛剛的樣子還要更可愛。

加州見到剛剛的一幕產生了一個疑問------那振刀劍到底是…………
當他正想發問的時候,巫女打斷了他。

巫女打開了通往本丸的傳送門,對著身後的三把刀說:
「歡迎回家。」

~~~~~

巫女在名單上劃去亂藤四郎的名字。

----------還剩下47振。

~~~~

作者後記:因為考試停更了一陣子,現在恢復更新囉~謝謝觀看❤



【刀劍亂舞】碎片(1)

·ooc
·考試前最後一發

~~~~~

「最近在公園里出現了個小孩子的幽靈耶!」
「我知道,有個醉漢再晚上經過公園時看到的那個粉色頭髮的小孩子對不對?」
「就是!聽說昨天小美去了那裡,她也看到了!而且那小孩眼裡發著紅光,走近小美身邊要她陪他呢!嚇得她趕緊跑回家,連頭都不敢回!」
「希望那個孩子能快點完成願望然後升天當個小天使。」
「不如我們今晚去看看?」
「不要!」
兩個女子高中生正談論者最近發生的靈異事件,一位穿著巫女服的巫女在旁邊聽著她們說話。

「主人,她們說的是我們的目標嗎?」紅髮男子不知何時出現了在巫女身後。
「正是,時之政府給了我一大筆錢,要我把那個小孩收掉,然後跟市民說那些人看到的只是幻覺而已,是他們自己眼花看錯了。」
「那個小孩……難道是……」
「沒錯,前任審神者所召喚的付喪神,你以前的同伴。」
「為什麼前任會讓妳接任審神者的工作?」
「因為我是最後一位與她血脈相連的親人。」
「前任根本就沒結過婚。」
「我有說過我是她的孩子?我是她弟弟的女兒,是她的姪女。」
「是喔,好吧。」
「真麻煩呢。今晚快點完事回家睡覺吧。」

入夜了。

粉髮的孩子在公園裡四處走動,像是在尋找著什麼東西般。

「這麼晚了還不回家嗎?」巫女的聲音出現在小孩子的身後。

小孩子緩緩轉過身來,眼裡閃著不尋常的紅光,他對著巫女說:
「請問你有看見我的主人嗎?她還沒來接我,是不是忘記我了?」
巫女伸出手,對著孩子說:
「跟我走吧,我帶你回家。」

當粉髮孩子伸出手時,他背後出現了一群怪物,巫女似乎早就知道他們會出現,輕笑道:
「這就是所謂的時間溯行軍?好醜。」巫女噗一聲笑了出來。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紅髮男子出現在巫女旁邊。
「知道了啦!」巫女收起了笑容「加州清光!」
紅髮男子手中出現了一把打刀,「消滅他們。」

名為加州清光的男子手持打刀衝向敵人,手起刀落,手起刀落,躲開敵人的攻擊並砍向其要害,不消一會兒,敵人便全數被消滅了。

巫女望向粉髮孩子,他眼睛裡的紅光已經消失,回復了原來的顏色,是美麗的雙色瞳。

巫女問孩子:
「你還記得你的名字嗎?」
孩子點了點頭,說道:
「我叫秋田藤四郎。」
巫女對著秋田說:
「聽著,前任審神者已死,我是新的審神者,你的新主人,我來帶你回去。」
秋田擦了擦眼角的淚,說道:
「如果我有翅膀的話,是不是就能飛到她的身邊了?」
巫女回答道:
「我不知道,但她要你們活下去,這是她最後的願望。」
秋田望向巫女,說道:
「嗯,我會好好活下去的!」

巫女念出咒語,秋田的面前出現了一把短刀,腳下出現了法陣。
「回復你原來的模樣-------秋田藤四郎!」

秋田拿起短刀,身上的衣服變成了黑色的軍裝,外面還有個小兜兜。

巫女向秋田伸出手,說道:
「來吧,我們回家。」
秋田也向巫女伸出了手,他們一起回到了本丸,他們的家。

~~~~~~

巫女在長長的名單上劃去秋田藤四郎的名字。

-------「還有48振。」

這也能輸。
我想靜靜

當爺爺遇上爺爺

【刀劍亂舞】嬸嬸今天不想死(4)

·日常篇
母親節換個標題
收下我的ooc
杏子登場!
聽說母親節快到了
明天歷史小測拿個小短文慶祝吧。

~~~~~~

星期五的大清早本應是安靜的,今天卻不一樣,莫名的吵鬧聲吵醒了審神者,來自生理期的痛與起床氣使她十分不爽。

她用力推開房門,大聲地喊:
「TMD大清早在那邊吵什麼吵!想被超度是不是?!」
一旁的光忠見道,便幫炸毛的審神者順毛,
「母親節快到了喔~」
「光忠麻麻你要我們幫你慶祝嗎?」
「不用。」

一把響亮的女聲從不遠處傳來,審神者回頭,發現許久不見的母親杏子就在她的身後,
「淺華~寶貝女兒~好久不見~」
杏子向審神者撲去,審神者反應不及,被杏子撲倒在地上,審神者驚訝地問:
「杏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真是的,說了多少遍!要叫媽媽~來叫一聲-----媽~媽」
「你做夢吧!」審神者一個手刀劈在杏子的後腦勺上,嫌棄地推開她,「起來!我還得去上學呢!今天星期五!明天才有空!」
「真冷淡呢淺華,我要跟小烏丸大人告狀!」
「別呀,會死人啊!」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說!」
「你今年多大了…………還要跟父上大人告狀……」
「年齡是女人的秘密~」
「滾!」
「橫著滾還是豎著滾?」
「隨便你!」

一旁的長谷部看了看時鐘,上前告訴審神者時間,讓她準備上學。
「大小姐,時間差不多了,該準備上學了。」
審神者點了點頭,轉身回房間拿書包去了。

審神者出門后,小烏丸出現在眾人面前,所有人都立正與他打招呼,
「小烏丸大人早上好!」
「早,孩子們。」
杏子也恭敬地行禮打招呼,
「父上大人早安,孩兒長未歸,實在抱歉。」
「無妨,汝開心就好,歡迎回家。」
「孩兒謝過父上大人。」
「嗯。走,跟為父聊聊,隨吾來。」

兩人走到會議室,以前是開軍議的地方,現在只是一個普通的大房間,裡面的東西依舊整齊,一塵不染。

偌大的房間只有他們一人一刃,安靜得連再小的聲音都聽得到。

小烏丸先開口問杏子:
「孩子,這幾年汝去哪裡旅遊了?」
杏子回答道:
「幾乎全世界都走了一趟。」
小烏丸掩嘴一笑,說:
「是麼,給為父說說?」
杏子也笑了,答道:
「樂意至極。」
杏子從包包裡拿出一張又一張的照片,放在桌子上。
「父上大人感覺如何?有趣嗎?」
「的確呢。」小烏丸指向了其中一張照片,照片上面是美得不分真假的極光,「這道光真美麗,叫什麼名字?」
「是極光,這是在南極拍的。」杏子回答道,她又似乎在回憶些什麼,又說道:「那個人曾經說過帶我去的地方。」
「汝還沒放棄過尋找他嗎?汝的未婚夫。」
「是的,雖然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我。」
「那事件後,他便失憶了,只忘記了吾等。」
「對,只忘記了我們,其他的都記得。」
「時間溯行軍,不可原諒。」
小烏丸見狀,改變了話題,說道:
「別說這些了孩子,母親節快到了,汝認為淺華會送汝什麼禮物?」
「禮物?我不知道呢,這些年來我都不在淺華身邊,沒有盡到一個母親的責任,她要送的話,也只會送給光忠吧,我只是個不及格的母親。」
「為父可不是這樣認為。」
「父親大人何出此言?」
小烏丸不禁擋住嘴巴一笑,說道:
「這可是一個小故事呢……」

~~~~~~~~

十字淺華十四歲生日那天-----------

「啊路基生日快樂!」眾刃齊聲歡呼。
「謝謝各位!我好開心哦!」她笑得十分燦爛。

光忠拿著一個蛋糕走過來,放在淺華面前說道:
「來許願吧。」
她雙手合十,向著蛋糕許願,
「希望快點見到媽媽。」
她滿懷期待地吹熄了蠟燭。
眾刃為她而大力鼓掌。

~~~~~~~~~~~~~~

杏子很驚訝,小烏丸說的是事實,審神者是愛著杏子的,只是她在杏子面前並沒有表現出來。

~~~~~~

下午,審神者放學回家了。眾刃出來迎接她。她從身後拿出一個小蛋糕,遞給了光忠,說道:
「母親節快樂!光忠麻麻。」
光忠大吃一驚,自家的小孩長大了,驚喜地抱住審神者說道:
「孩子!妳長大了!謝謝妳!我這些年來真是沒白養妳了!!!」
「我……我、不能呼、吸了……」
「歐歐,抱歉抱歉。」
「快吃吃看吧!我做了很久的。」
光忠吃了一口,眼前一亮,
「好吃!不過有點甜。」
審神者點了點頭,
「我覺得剛剛好。」
她又看了下光忠身後的刀子們,口水都流到地上了,她從袋子裡拿出個特大的蛋糕,
「大家進去一起吃吧!」
「好耶!!!!!」

小烏丸與杏子也出了房間到了客廳,看到了審神者與一群短刀協差一起吃蛋糕開心地玩耍著,不禁會心一笑。

短刀們發現了小烏丸和杏子,叫他們一起來吃蛋糕,
「呼呼,有點太甜了呢淺華。」小烏丸吃了一口,說道。
「是嗎?我也來一口。」杏子拿起了叉子,審神者卻一口叉起了她的蛋糕,吃了下去,
「沒你的份兒。」
「淺華好過分!」
審神者把頭扭到一邊,把一塊寫著【母親節快樂】的蛋糕拿了出來,說道:
「這才是妳的。」
她臉紅了,說道:
「母親節快樂,杏子。」

杏子給了審神者一個大大的擁抱,她很開心。
這個母親節,是她最快樂的日子。

嬸嬸:害羞死我了!杏子那傢伙居然大庭廣眾抱著我!我的形象啊!(不你的形象早就沒了)

喔對,最後杏子也送了禮物給光忠麻麻唷,是粉紅色的牡丹餅。

~~~~~~~~

作者後記:給偉大的母親一個大大的讚!記得跟媽媽說聲「我愛你!」

謝謝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