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夢乂彩雪·小祖宗還沒來

開坑隨機,更新隨緣

【刀劍亂舞】沙雕小短文

“啊路基!不好啦!出刃命啦!”
審神者房間的門被近侍大和守安定用力打開,發出了巨響,睡夢中的審神者被嚇到醒過來。
“出什麼事了安定?”審神者頂著一頭亂毛問道。
“石切丸大人被、被數珠丸大人打成重傷了!”安定一邊拉起審神者,一邊說道。
“你說什麼!!!!!?我的資源!我的玉鋼!”
審神者彈起身,奔往手入室。

手入室內有為重傷的石切丸祈禱的太郎,旁觀的青江蜂須賀歌仙宗三,還有攔住數珠丸的山伏螢丸次郎和岩融。

“誰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我的資源啊……只剩下一千個玉鋼我拿什麼鍛小烏丸!!!!?”審神者已接近崩潰的邊緣,在地上打滾,吃瓜群眾們識趣的一個個離開手入室,剩下幾位知情刃。

“說吧。從實招來,免你們一天內番。”審神者冷靜下來,坐在地上說。

“是這樣的,”身為近侍的安定先說話了,“昨天剛來的數珠丸大人今早碰見了石切丸大人與笑面桑抱在一起,然後就……就把石切丸大人吊起來打一頓了。”

“吊起來打了多久才會重傷啊?石切丸早就滿級啦?而且數珠丸昨天半夜才來的,才lv1啊!”

“不是打成重傷的。”安定身旁的清光也說話了。

“????!”

“是繩子斷了,摔下來摔成重傷的。”

“…………在哪裡摔下來才會重傷……”

“屋頂。”一直沒說話的數珠丸說話了,“他誘拐並對我可愛的青江毛手毛腳,我絕對不允許青江跟這傻大個交往!”

“所以你就把他吊起來打?!”

“如果這是你弟弟,你會不會?”

審神者腦海中浮現出自家弟弟可愛的容貌,纖細又嬌小,楚楚可憐的小人兒,有一天蹦出了個傻大個搶走了可愛的弟弟,還當著自己面前對弟弟做出猥//瑣的行為…………

“不!我絕對不允許!我不會把我可愛的弟弟讓給任何人!!!”審神者大喊道。

謎之聲:所以我說石切丸和青江呢?

審神者:對哦,他們人呢?

審神者往石切丸的方向看,病床上空無一人,只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阿魯基,我們要去私奔了,在我們回來前請幫我們說服恆次♡by笑面青江】

審神者:mmp。

作者後記:別問我,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寫了什麼沙雕玩意兒。雖然石青沒什麼互動但還是打tag吧。


【刀劍亂舞】我跟xxx掉進海里你會先救誰

又來了這次是隨意cp

~~~~~~~~~

【清安】

安:清光清光~

清:(在塗指甲油)……?

安:如果我跟啊路基一起掉進海里快要死了你會先救誰?

清:(毫不猶豫)啊路基。

安:什麼?為什麼你不先救我!

清:我要把啊路基救上岸,然後跳進去跟你一起死。

安:(臉紅)

啊路基:我覺得我會吃狗糧吃到撐死。

~~~

【兼堀】

堀:兼桑,如果我跟啊路基掉進海里你會先救誰?

兼:你!

堀:為什麼?兼桑,你不能因為我而放棄主人!

兼:她會游泳,根本不用我救啊!

堀:說的也是。

兼:就算啊路基不會游泳,我也會先救你。

堀:為什麼?

兼:因為我愛你。

堀:(臉紅心跳)

啊路基:你們就這樣對我,好傷心。

~~~~~~

【石青】

青:石切丸大人~~

石:怎麼了?

青:如果我跟啊路基一起掉進海里,你會先救誰?

石:…………

青:說啊。

石:…………

青:快說啊,你還愛不愛我。

石:我愛你。

青:那救我吧。

石:我怕是救不了了。

青:為什麼?你不愛我了嗎?

石:不是。

青:那為什麼?

石:我怕我來救你時,你已經、已經死了。

青:也是呢,就你那機動。

石:但我愛你。

青:嗯,我也愛你。

啊路基:拒絕狗糧。

~~~~~~~

【鶴一期】

鶴:一期一期~

17:?

鶴:如果我跟啊路基一起掉進海里你會先救誰?

17:(思考了一會兒)……你真的要聽?

鶴:快說快說~

17:我會去找一塊大石頭。

鶴:找石頭幹嘛,你不是要救我們嗎?

17:我不會救你們。

鶴:為什麼啊?你不愛我了嗎?你這個負心漢!

17:對,我不要你了,沒了你清淨多了。

鶴:那……你要石頭幹嘛?

17:打死要救你們的人。

鶴:………………

啊路基:我還是自己游上岸吧。

作者後記:這行只是用來撐字數的。謝謝觀看

【石青】神刀大人在哪里?

青江第一人称视角
糖(?
小短文
~~~~~~

我问坐在走廊上的喝茶老人们:
「请问你们有看到我的神刀大人吗?」

他们说:
「今天没见过呢。」

~~~

我问在草地上里玩耍的小短刀们:
「请问你们有看到我的神刀大人吗?」

他们说:
「没有呢~」

~~~~

我问在照顾马儿的鲶尾和骨喰:
「请问你们有看到我的神刀大人吗?」

他们对望了一眼,说:
「没有呢。」

~~~~

我问在抄经的兄长:
「哥,你有见过我的神刀大人吗?」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说道:
「没有呢。」

~~~~~

我问在种田的萤丸和爱染:
「请问你们有看到我的神刀大人吗?」

他们摇头,说道:
「没有呢。」

~~~

我问在手合的闺蜜们:
「你们有看到我的神刀大人吗?」

他们说:
「没有呢。」

~~~

我问在吃点心的主公:
「请问您有看到我的神刀大人吗?」

主公眼珠转了转,说道:
「没有呢。」

~~~

我走到空地,一字一字地大声喊:
「有、人、看、到、我、的、神、刀、大、人、吗、?」

没人回应,传来的只有我的回音。

我转过身打算离开时,撞入了一个庞大的身躯,我一抬头,便与那温柔的紫藤色眼眸对上了。

「我就在这里哟。」

~~~~~

作者后记:
这个只是来凑字数的。

【刀剑乱舞】为何婶婶很想死(1)

欢乐向
·月更,我决定把自己的每月痛写出来警戒后人
·短如我身高
·有比我钱包里的钱还少的石青


------------OrzOrzOrzOrzOrzOrz---------------

婶婶在睡梦中惊醒,感到床单一湿,马上起来查看,发现床单一片红,她下意识地摸了摸睡裤,嗯……湿湿的,仔细一看,她马上喊出了一句话,F**K!!!!!!!cnm大姨妈来了!



近侍先生长谷部君睡得正香,审神者这一喊,就把他带回了现实,吓得他赶紧冲到婶婶的房间一探究竟。





粟田口的小短裤们听到婶婶的叫声后纷纷醒来,连同大哥一期一振与小叔叔鸣狐一同到婶婶的房间查看,结果看到了这一幕-----------婶婶正拿着长腿部……咳咳、长谷部的的本体对着沾上血的床单,喃喃自语「你别逼我、别逼我、我、我压切你哦!」一期一振默默开启了技能「千手观音」挡住了弟弟们跟小叔叔的眼睛,药研除外。
一期:赌一毛钱我家主人一定是疯了。
hsb:啊路基先把我的本体放下,有话好好说。



后来的歌仙早已看穿一切,默默把干净的床单放在一旁,拿着脏了的床单去洗,来凑热闹的青江把女鬼姐姐放了出来陪她顺道去石切丸的房间做一下剧烈的带氧运动,光忠从抽屉里拿出一片夜用加长版绵绵递给婶婶,「去泡个澡吧。」伽罗默默地说,「并不想跟你搞好关系。」



婶婶感激地看了他们一眼就向前踏了一步,结果就滑倒了,光滑的地板上有几个红色的脚印,额……审神者的房间一夜之间变成了命/案现场。

作者后记:看看我又没吃药了(滑稽